全站导航
手机版
首页 > 地名 文章详情

2021年6月19日,非裔群体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举行纪念黑奴解放日活动。 (新华社/图)

本篇文章给大家谈谈美国人口2022总人数多少亿,以及美国人口多少亿、美国人口增长率、中国2022年出生人口暴跌、揭秘美国的人口灭绝计划等知识内容,希望对各位有所帮助,不要忘了收藏本站喔。

“如果不增加联邦资助,人口老龄化问题将像一吨砖块砸向我们的国家,养老现状已经不堪一击。”当地时间2021年7月12日,美国商务部长吉娜·雷蒙多呼吁民主党人支持拜登政府的一项养老看护计划。该计划总额4000亿美元,主要用于老人和残疾人居家看护支出。

美国人口2022总人数多少亿(揭秘美国的人口灭绝计划)

近来,全球各大经济体都在扎堆进行人口普查,纷纷为低生育率、老龄化而焦虑。在美国,人口问题还与移民政策、种族冲突、两党政治等现实问题相关联。

“婴儿潮”退潮,“欧洲化”来临

当前,美国是仅次于中国和印度的全球第三人口大国。美国人口普查局2021年5月公布的数字显示,该国总人口为3.315亿,相比2010年的人口普查数据增长了7.4%。美国人口增长大幅放缓,已接近上世纪30年代大萧条时期7.3%的人口增长率。

美国人口2022总人数多少亿

多名美国人口学家将生育率的降低归咎于新冠肺炎疫情:各种隔离和社交距离保持政策的出台,让一些年轻人的接触、约会减少,进而减少了婚育的机会;新冠肺炎疫情导致裁员、收入预期下降,也让更多家庭在“添丁进口”方面变得越来越谨慎。

“多数年轻人或许不排斥在‘禁足’期间上床,却多半会更加小心,免得一不留神多一口人吃饭。”梅丽莎·科尔尼(melissa s. kearney)和菲利普·莱文(phillip b. levine)等人口学家还预计,新冠疫情及其防疫政策将导致美国婴儿出生数减少30万至50万。

美国疾控中心和国家卫生统计中心最新的统计也印证了上述判断。2020年,美国的新生儿数量为360万,较2019年375万减少4%,已经连续六年下滑,美国总和生育率(tfr)也下滑了4%。

总和生育率,即一名妇女一生中所生育子女的总数,它用于衡量一个国家人口“世代更替水平”。一般认为,总和生育率至少要达到2.1,才能维持人口的正常新陈代谢。

揭秘美国的人口灭绝计划

揭秘美国的人口灭绝计划

当前,美国的总和生育率为1.73,这意味着死亡人数多于出生人数。美国人口的增长还呈现区域、族裔之间不均衡的特征。美国最新的人口普查局的数据显示,人口增长最快的州为得克萨斯州,10年间增长了15.9%,其次为佛罗里达州、科罗拉多州以及俄勒冈州。

东北部大西洋沿岸和大湖区的人口增长则出现停滞。其中,伊利诺伊州只出现了0.1%的增长,纽约州也只有4%。

人口增长与经济增长基本一致。人口增长较快的得克萨斯州,其在2017年至2020年的经济增长率为5.9%,而纽约州和整个大湖区的经济增长率都只有0.6%。

新生人口的减少以及日益加重的老龄化,正严重影响美国经济增长所依赖的人口红利。近年来,美国战后的“婴儿潮”一代已陆续到了退休年龄。

美国总人口中的16.5%,即5400万人年龄超过65岁。到2030年,超过65岁的人口数量将增长至7400万人。

美国人口多少亿

“一场人口危机即将到来。正如一些人所担忧的,埋下的人口定时炸弹正在引爆。”南加州大学人口统计学家道威尔·迈尔斯(dowell myers)表示,上世纪80年代,“婴儿潮”一代年富力强,是就业和纳税人口的中坚。

在就业的黄金时代,平均一名退休者的养老福利,可以由多达5名就业者来分摊,美国的经济和社会处于最佳的运转状态。如今,一名退休者的福利要由2.2名就业者分担。

2019年,美国的新生人口为374.55万,而同一年的退休人口则达到417万。大约2050年前后,美国将彻底“欧洲化”,正式迈入老龄化社会。美国商务部预计,美国的经济繁荣届时将终结,年均经济增长率将不足2%。

白人将成为少数族裔,“未来生力军”难堪大任?

美国的生育率还呈现大城市低、小城镇和农村高的特征。从社会阶层和族裔来看,高学历以及中产阶级的生育率偏低,而非洲裔、拉美裔和“红脖子”(redneck)则高出很多。

“红脖子”原指南方乡下白人,后来逐渐成为低学历、低收入白人群体的代名词。但是,整个白人群体在美国人口中的比例正在下降。

美国1776年独立之时,白人占总人口的80%。一战结束后,白人上升到总人口的90%,二战后初期一度达到95%的最高峰,并在大规模移民潮中逐渐下降。1980年,白人在美国人口中的比例已下降到79.6%,2014年为61.9%。

美国人口普查局最近公布的数据显示,当前,白人在总人口中比例已下滑到60.1%。按照这种下滑速度计算,最快在2043年,白人所占人口比例将低于50%,白人将成为少数族裔。

“老龄化、低生育率以及育龄女性数量的大幅减少,是白人减少的终极原因。”在一份报告中,新罕布什尔大学卡西公共政策学院教授罗杰利奥·萨恩斯和肯尼·约翰逊写道。

白人群体的老龄化问题尤其严重。在白人群体中,65岁以上的老人已超过20%,超过16.5%的平均值。在16岁以下的美国年轻群体中,白人的占比则低于50%。1995年,在小学生群体中,白人占比为65%。2019年,这一数字降至47%,而拉丁裔则翻了一倍升至28%。

少数族裔人口在飞速增长。其中,拉丁裔在美国人口中所占比例已从1980年的6.4%,上升到2020年的18%。据美国人口普查局预计,2060年,拉丁裔将占美国总人口的28.6%。

美国人口增长率

美国人口增长率

非裔和亚裔人口也有着快速的增长。目前,非裔大约占美国总人口的13%,还有着更高的生育愿望。平均每千名美国女性中,白人适龄妇女生育数目为53.2,黑人妇女则为59,拉丁裔则为62.8。

尽管少数族裔在人口增长上势头强劲,却没有优越的社会地位和经济条件作为支撑。据美国移民局公布的数字,至少22%的拉丁裔没有取得美国公民资格,19%的黑人家庭净资产为零或负值。

在美国,不同种族家庭的房屋净值也相差悬殊。其中,白人家庭的房屋净值为21.58万美元,拉丁裔家庭为12.98万美元,非裔只有9.44万美元。此外,白人家庭还拥有更多的养老金以及股票等金融资产。

白人群体也拥有更多与财富相关的人口统计学特征。据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统计,大约51%的白人拥有较高程度的教育背景。其中,39%的白人户主拥有本科以上学历,这一比例在非裔和拉丁裔群体中分别为23%和17%。

白人出身单亲家庭的可能性也更小。2015年的一项人口调查显示,黑人群体的非婚生育率为70%,未婚女子生育率为75%,单亲率(父亲缺失)为66%。在美国,大部分黑人父亲通常不考虑为家庭提供住房、养育后代等棘手的问题。

非洲裔、拉丁裔因此也被福克斯新闻网评价为“难堪大任的未来生力军”。拉丁裔移民受教育程度普遍较低,平均每5名拉丁裔儿童中就有3人来自低收入家庭,他们甚至受到温饱问题的困扰。

开放移民不再是“立国之本”

新生人口与外来移民共同构成了美国人口的增长。尤其通过大规模吸引移民,美国实现了国家的年轻化、多元化和人口竞争力。

如今,美国却不得不面对一个人口悖论:欲守住人口优势,就不得不大规模引进移民。大规模移民则会冲击白人的主体地位,并带来更多的种族矛盾和社会冲突。

更加老龄的“欧洲化”,还是年轻的“拉美化”?美国政府不得不做出政策选择。在特朗普任职总统的四年里,美国政府实施强硬限制移民的政策,平均每年减少了50万移民。

“新冠肺炎疫情、经济状况恶化以及美墨边境执法更严格,这些因素导致移民数量下降,墨西哥的经济进步以及较低的出生率也间接影响了移民的规模。”皮尤研究中心人口统计学家杰弗里·帕塞分析说。

美国人口2020总人数几亿俄罗斯人口

二战后,墨西哥一直是美国最大的移民来源国。近年来,墨西哥的经济发展降低了移民规模,但其它拉美国家则长期政局动荡、经济低迷,导致大批新移民源源不断进入美国谋生,这进一步激化了美国社会固有的种族矛盾。

“美国的人口结构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对于这些变化,我们所有人都没有投票,大多数人都不喜欢这种变化。”福克斯(fox news)电视台主持人劳拉·英格拉哈姆(laura ingraham)在一档节目中哀叹。

她的言论得到“白人至上主义”者的支持。上世纪60年代,“白人至上主义”一度淡出历史的视野,它如今开始回归,“三k党”等极端组织更是频繁发起仇外暴力活动。面对种族主义歧视和袭击,少数族裔则发起“黑人的命也是命”等社会运动,美国社会的种族冲突此起彼伏。

“人们通常会认为,种族差异很明显是基因问题,是社会经济学问题,是个人行为问题。其实,这是结构性种族主义。”杜克大学公共政策教授皮尔逊认为。

一场新冠肺炎疫情,让“结构性种族主义”又一次在美国社会留下倒影。从美国疾控中心公布的数据来看,非裔美国人的新冠肺炎死亡率是白人的2.5倍,高昂的医疗费用迫使大批非裔美国人放弃治疗。在18岁至64岁的美国人中,非裔无医疗保险的人数是白人的两倍以上。

种族冲突愈演愈烈,移民政策一直是美国政坛争吵不休的话题。2006年10月,出自共和党的总统小布什签署《安全围墙法案》,开始修建边界墙。2010年,出自民主党的总统奥巴马叫停了上述工程。七年后,来自共和党的总统特朗普又重新恢复实施边界墙计划。

不过,民主党人拜登入主白宫后,他没有履行竞选时的承诺,而是选择了继续修筑边界墙,并因此而被《纽约时报》讽刺为“特朗普二世”。

拜登政府基本沿袭了特朗普总统时期的移民政策,只是在2021年7月9日做出了人道主义调整:不准抓捕或拘留怀孕、在哺乳期或刚刚生过孩子的无证移民。

“宽松的移民政策可以保持并提高美国的创新能力和竞争力。”《纽约时报》专栏作家汤姆·弗里德曼(tom friedman)一直呼吁解除对高级技术人才移民的限制。

在第35任总统约翰·肯尼迪(john f. kennedy)所著的《移民国家》一书中,开放的移民政策一向被称为“美国的立国之本”:1607年,120名英国人乘坐三艘帆船抵达弗吉尼亚州,建立起第一个永久性殖民点。13年后,“五月花号”载着包括35名英国清教徒在内的102人抵达马萨诸塞州。

那一年的冬天,只有50人在饥寒交迫中活了下来,他们受恩于原住民印第安人送来的食品和毛皮。“五月花号”之后,大批欧洲人一面高喊着“上帝的选民”,一面屠杀印第安人,开始大规模移民北美大陆。

直到1776年,13个州代表签署《美国独立宣言》的时候,全美移民人口已达到300万。14年后,美国进行第一次人口普查时又增加了90多万。当前,美国人口已超过3.3亿。

“移民国家”已不太欢迎移民。美国公民与移民服务局(uscis)悄悄删掉了美国是“一个移民国家”(a nation of immigrants)的表述,它的《使命宣言》中也不再将移民申请者当作“客人”,而只是把移民作为被管理者来对待。

人口变化对谁更有利

自1903年以来,隶属于美国商务部的人口调查局每隔10年都会进行一次人口普查,为联邦财政资金、众议院席位分配等提供法律依据。

人口结构的变化,也为美国的经济社会变迁以及政治格局带来深远影响。在1970年之前,大约48%的美国人生活在南部和西部“阳光带”,其中,只有17%的人住在西部。如今,居住在西部的美国人在总人口中的比重已上升到62%。

从“铁锈区”走向“阳光带”,是美国人口迁移的大趋势,人口的迁移带来美国政治版图的变化。从2022年国会中期选举开始,得克萨斯州将增加2名众议员名额,佛罗里达、科罗拉多、俄勒冈和蒙大拿等州将增加1名众议员,而加利福尼亚、密歇根、纽约等7个州将各减少1名众议员。

更巧合的是,众议员名额减少的7个州都是民主党的“蓝州”。在2020年总统大选中,上述7个州有6个支持民主党候选人拜登。

美国总统大选实行直接选举与间接选举结合的方式,最终由参议员、众议员等组成的选举人团投票来决定,这被称为“赢者通吃”。而众议员席位减少的宾夕法尼亚、威斯康星、密歇根三州还是“关键摇摆州”,民主党和共和党的得票数往往不相上下。

因此,众议员席位的减少将对2022年中期选举、2024年总统大选带来一定的影响。

在2020年的大选中,共和党的支持者主要集中在南部、中部农业州和部分“铁锈带”,而民主党的支持者主要来自西海岸地区、环五大湖州。从最新的人口普查结果来看,美国人口正在从传统意义上民主党控制的“蓝州”向共和党控制的“红州”迁移。但这并不意味着,人口变化就会完全有利于共和党。

“人口的变化往往会带来政治偏好、族群身份、种族情感、政府治理政策的变化。”美国政治分析网站politico的文章认为,来自民主党“蓝州”的新移民也可能使共和党的“红州”翻蓝,进而对共和党的选情不利。

历史上,加利福尼亚州多次翻蓝或翻红。作为美国人口第一大州,加州也是出自共和党的前总统理查德·尼克松和罗纳德·里根的故乡。1968至1988年间,加州每次都将选举人票投给了共和党。

直到1992年,加州开始由红变蓝,民主党开始在这里逢选必胜,这得益于大量移民的支持。据美国人口调查局统计,1900年到2000年的100年间,加州人口从200万增加到3400万,新移民更倾向投票支持开放移民政策的民主党。

美国《纽约时报》稍早前援引一名共和党高级战略家的话认为,美国大选可归结为经济与人口之争,移民政策也因此一直是两党角力的焦点。

南方周末特约撰稿 梁晴川

以上便是小编为大家介绍的关于美国人口的一些内容,但是,整个白人群体在美国人口中的比例正在下降。

赞赏 您的鼓励使我们更新的动力
全网好价
相关文章
扫一扫 扫一扫,看更多